当前位置:主页 > 安博电竞安卓 > 英雄说,说英雄!八一建军节,致敬这10位从战火
201908/20

英雄说,说英雄!八一建军节,致敬这10位从战火

侠客 安博电竞安卓 Comments 围观:

今天是八一建军节,在我们脚下这片热土上,涌现出了一批又一批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焦作日报全媒体特推出《英雄说》栏目,对话英雄人物,留下弥足珍贵的记忆;同时推出《说英雄》栏目,请部分英雄人物的亲属,讲述一段关于英雄的记忆。谨以此崇高的敬意献给那些为民族的独立和解放奉献了热血和青春的最可爱的人。

72年前,当新四军经过他的家乡江苏省南通市时,18岁的他毅然成为了一名革命战士。33年的戎马岁月,他参与了淮海战役、上海战役等60多场大小战役,立下汗马功劳,曾荣获个人二等功。39年前,无法在前线战斗的他,服从组织安排来到焦作市某汽车团部队担任政治处主任。他就是已经90岁高龄的顾汉明。

直到现在,1947年秋季的一天夜里发生的战斗还时常浮现在顾汉明老人的眼前。当时,他跟12名战友组成敢死队,15分钟内炸掉了敌人一个碉堡,俘虏了400多个敌人。

1947年秋季,顾汉明所在部队行进到江苏省南通市刘桥镇一处交通要道时,此处已被敌方占据。“那个地方有一个庙,敌人的指挥部就在那里,里面有一个营的兵力,离庙50米远的地方还有两个3米高的碉堡,每个碉堡里面有一个班13个敌人和一挺重机枪,交叉的火力把道路封死了。

为了顺利通过,顾汉明所在部队强攻了两次,但敌方碉堡的火力太猛,牺牲了多名战士仍然无法攻克。眼看部队无法前进,心急的顾汉明主动申请去炸掉碉堡,上级领导同意并组织了一个13人的敢死队,顾汉明任队长。

当日白天,顾汉明带着12名战友乔装打扮在那座庙四周进行了详细调查,发现庙的东边有一处70多米宽的湖,湖的岸边有一处民房,民房前面还有一处3米宽的篱笆,都是可以躲避敌方视线的地方。当日夜晚,顾汉明带着敢死队出发前,领导找到了他。“首长瞪着眼睛问我能不能完成任务,我拍着胸脯保证15分钟内一定炸掉碉堡!”顾汉明笑着说。

仅仅几分钟,顾汉明带领的敢死队就泅渡到了篱笆前并砍倒了篱笆,但篱笆倒地的声音惊动了碉堡内的敌人,顾汉明见此一边端枪扫射压制敌人火力,一边几个跨步攀上队友组成的人墙,将手里的“炸药包”扔进碉堡里。几秒钟后碉堡炸掉了,顾汉明又带着敢死队翻墙进入庙内,趁着敌人乱作一团的时候,冲进敌人的指挥部,打死了敌方营长。

15分钟,顾汉明带领敢死队成功打掉了碉堡,俘虏了400多个敌人,完美完成了组织交给的任务。

90岁的顾汉明老人,一生中多次参加战役,虽然身体没有受到重伤,但心里还是有一些遗憾。“抗美援朝的时候,我患上了心脏病,虽然我多次申请要去前线,但上级领导始终没有批准。”顾汉明说起当时的情况,语气低沉了下来。

1979年,顾汉明服从组织安排来到了焦作,在我市某汽车团部队担任政治处主任,继续在后方支持革命事业直至离休。回想起自己33年的从军经历,顾汉明说:“现在的幸福生活是我们当初期望的,无论到什么时候,我们都不能忘记那些烈士,继续前进

顾汉明既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离休后的顾汉明老人多年来一直坚持为下一代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和革命历史教育。2009年,顾汉明老人出资设立了“红色小屋”,展示他收藏的各类资料,用于教育下一代,目前已有近万名中小学生前去参观。“我一辈子都在部队工作,我始终牢记着自己是一名革命战士,所作所为不能给部队丢脸!”顾汉明老人说完,郑重地敬了一个军礼。

从小,他就是一个“八路迷”。作为家中的独生子,他坚定地参加了革命队伍,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九死一生。有一次,他和战友刚钻出地堡不到一分钟,地堡就被炸弹炸开,那是他离死神最近的一次。今年91岁的他感到自己很幸福,因为选择了共产党,他为自己的选择而感到自豪。他,就是宗守仁老人。

7月29日,记者来到宗守仁所住的小院。小院里种的竹子青翠挺拔,就像是宗守仁老人的精神写照。说起自己的参军经历、当年的烽火岁月,宗守仁老人觉得就像发生在昨日,那么近又那么远。

“我今年九十一岁半了。”说起自己的年龄,宗守仁老人像是一个老顽童。可说起自己所经历的战争岁月,老人的表情瞬间严肃起来了。

宗守仁老人是我省濮阳人,从小就是一个“八路迷”,早早成为儿童团员,上的小学也是抗日高小,1945年就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47年3月,作为村里的老师,宗守仁帮着宣传当兵政策。看着这个小伙儿对工作这么热心、具有新兵应具备的良好素质,部队的负责人就有了想法。

宗守仁是独生子,按照当时的政策是可以不去当兵的,但他父亲非常开明,支持他为国家奉献自己的青春。就这样,还没来得及和母亲告别,宗守仁就跟着部队走了。

他参加的第一次战斗是在山东莱芜。第一次听到炮声,他感受到了战争的残酷。然而,他更知道自己肩上的使命和责任。

随后,宗守仁参加了淮海战役、进军大西南战役、抗美援朝,主要做后勤工作。参加过这么多战役,宗守仁老人印象最深的还是波澜壮阔、史诗般的淮海战役。

“头上有飞机轰炸,敌人往下扔炸弹。我时常看着天空想,下一秒我可能就要被炸死了。

有一次,宗守仁和战友去抬伤员,遇到轰炸的飞机,就先躲到地堡里。他和战友刚钻出地堡不到一分钟,这个地堡就被炸弹炸裂了。宗守仁老人说,这是他离死神最近的一次。

有一次,一场小型战斗结束后,宗守仁在清扫战场时缴获了敌人4挺轻机枪,别提有多兴奋了。凭着优异的表现,宗守仁在淮海战役中受到表彰,并参加了全军庆功大会。

“我是一块砖,革命哪里需要哪里搬。”宗守仁老人说。参加完淮海战役后,宗守仁上北京、赴朝鲜,带着满腔热情干工作。

,党的政策、理念,我特别想参军、上战场,结果都实现了。我是部队培养的,现在党又给我这么好的待遇,我永不忘初心。”

离休后,宗守仁老人也很想参加社区里的爱国主义教育活动,无奈天生嗓音不好。用他的老伴李女士的话说:“讲话水平不高,发音不行。”

不过,宗守仁老人对党的恩情念念不忘,时刻关心国家大事。他每天锻炼身体、读书看报,不让自己成为家人的负担。他还注重培养家里的小字辈,教育他们爱国、爱党,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八一建军节到了,老人拿出了叠得整整齐齐的军装,将获得的奖章佩戴在胸前,站在竹子前拍照留念。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望着站在竹子前的老人,记者不由地吟诵起这首诗。

在我市“四城联创”工作开展期间,过马路时对着礼让斑马线的司机一鞠躬,这让山阳区艺新街道工字路社区现年88岁的周兴邦老人成为全国的“红人”。

周兴邦老人参加过解放战争、抗美援朝,退伍后又投入到建设新中国的热潮中。周兴邦老人告诉记者,是战争就会有牺牲。作为一名普通士兵,只需要做到打好仗,为国家、为人民完成自己的使命,便足够了。

“我老家在南阳,1949年年初,国民党到处抓壮丁,只要是年轻人就会被强拉硬拽带走,我逃命到了湖北,加入了当地共产党的武装部队”谈及自己参军的过程,周兴邦老人笑着说。

湖北解放后,因为之前国民党军队溃败得太快,不少国民党溃兵出逃后和当地的反动武装结合,隐藏在湖北、湖南交界处的山区对新中国建设搞破坏,严重威胁了人民群众的生命、生产安全。周兴邦所在的湖北独立部队接到重任,奔赴湖北恩施地区参与湘西剿匪。

“这场仗不好打,周围连绵上千里都是大山。山里有水、能种庄稼,敌人完全可以自给自足。敌人出来搞一次破坏,然后猫在山里好几天都没一点动静。我们只能一个山头一个山头地寻找敌人的踪迹。更让大家感到为难的是,部队中大多是北方人,和当地人语言不通、生活习惯不同,部队只能派出工作队逐渐向山里渗透。

部队派出的工作队不断遭到敌人的暗杀和伏击,周兴邦身边每天都有战士牺牲的消息。有一次,周兴邦接到任务,要到山下去接两名随军记者,结果等周兴邦到达指定地点时,看到的是两名记者和3名战士的尸体,而敌人已经杳无踪迹。最让周兴邦记忆犹新的是,敌人竟然利用地利优势,疯狂地对团部进行了包围,切断了团部和外界的一切联系,包围持续了一周的时间,眼看部队防卫严密,敌人才渐渐撤去。

“我们一个山头一个山头地对敌人进行搜捕,一直持续到1950年10月,部队接到了新的命令撤出恩施地区,剿匪任务由当地武装接手。

1951年春节,是周兴邦在湖北过的最后一个新年。随后,一辆闷罐车将战士们拉到了辽宁阜新,开展抗美援朝武装集训。更让周兴邦感到兴奋的是,他所在的湖北独立部队被编入了第二十二军的火箭炮部队,操作的是当时国内最先进的喀秋莎火箭炮。

“一辆汽车上有8个滑轨,用电发射,10秒内全部发射出去,对敌人造成覆灭性打击。当时只有两支部队配备了这种先进的火箭炮,而我也有幸成为操作这种火箭炮的一员。”谈起喀秋莎火箭炮,周兴邦老人自豪地说。

看似炮兵远离敌人,其实比其他兵种更加危险。在朝鲜战场上,美军的空军、海军都占据着相当大的优势,而志愿军的火炮部队则是美军重点打击的对象。周兴邦所在的第二十二军白天潜伏、夜晚行动,利用美军空军夜晚无法飞行的特点,闪击战夺回白天丢失的阵地,然后迅速转移,唯恐被美军抓住小尾巴。

敌人仗着装备的先进越发嚣张,很多时候飞机直接就挨着山头飞过,给志愿军的潜伏造成很大麻烦。志愿军在朝鲜的交通线也被敌人定时封锁进行轰炸。让周兴邦记忆犹新的是,在一次潜伏任务中,一位志愿军小战士起身追赶飞鸟,飞鸟的动态被美军的飞机发现后,对这块区域进行了扫射和轰炸,造成了不少人员伤亡,这位小战士也当场牺牲。

在激烈的战斗中,周兴邦也因为一次工事塌方负了伤,回国治疗了近半年的时间,他就又迫不及待地重返朝鲜战场。战争胜利后,周兴邦先后进入北京炮校、南京炮校学习,用知识武装自己的头脑。1978年,周兴邦老人退伍后来到焦作,又投身于新中国建设的热潮中,为焦作的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在马村区待王街道和谐家园社区,提起老党员程传信,小区里的居民都赞不绝口。程传信老人94岁的高龄仍关注小区发展,带头捐款助力美化家园环境,真诚之心让人感动。然而,大家并不知道,这位建国前入党的老党员还有一段传奇的英雄事迹

飞渡长江天险,第一个将红旗插在长江南岸,在渡江战役和解放大西南战役中两次荣立一等功,两次荣获“人民功臣”称号。

7月27日上午,记者走进和谐家园社区的一处单元房里,见到了战斗英雄程传信老人。程传信老人虽已94岁高龄,但身体依然硬朗,提起自己在部队的那段峥嵘岁月,老人更是神采奕奕,精神头十足。

1924年,程传信出生在新乡原阳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1947年,他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成了第二野战军43师127团3营9连的一名战士。

1949年年初,程传信随部队南下。千里大行军,日夜兼程,部队到达了长江北岸裕溪口,开始着手渡江战役前夕的准备工作。一直到长江北岸的裕溪口,部队才停下休整,准备渡江。

,我第一个举了手。当时,他所在的连队一共挑选了两名战士担任水手,而他就是其中一名。

很快,程传信和从各部队抽调的100多名战士集中到巢湖练习撑船。20多天后,他重返裕溪口。第二野战军在刘伯承、邓小平的率领下,已经作好了在芜湖一线突击渡江的各项准备。

“那天晚上11时,我和另一名突击手上了第一批一号突击船,我负责撑桅杆。”程传信回忆。1949年4月20日晚,程传信等突击队员分别乘21艘船分三批渡江。第一批突击船共7艘,成三角形排开,而一号船就像一把尖刀,目标是直插敌军心脏。

程传信老人记得,船行至江心时,突然变天刮起大风,随即又下起倾盆大雨,他和战友们的衣服全都湿透了,眼睛也被雨水淋得睁不开,情势十分不利。而敌人发起了反攻,炮弹在水里炸起了几十米高的水柱,先后有4艘突击船被击沉了。之后,一发炮弹突然在一号船附近爆炸了,与程传信同船的另一名水手左臂被炸伤,桅杆也被炸断,他只能咬着牙拼命划船。

当离岸只有150米时,敌军发现了程传信所在的第一批突击船。与此同时,一发耀眼的信号弹腾空而起

“炮声隆隆,子弹打得像刮风一样,我没有见过这么激烈的场面。炮弹打到船上,身边的几名战友倒下了,却听不到炮弹爆炸时的声音,周围的声响太大了

“我刚下船,前边的旗手就中弹倒下了,我顾不得多想,一手抓过他手中的红旗,一手握着枪不停射击。”程传信老人说。密集的子弹迎面呼啸而来,嗖嗖地从头顶飞过,程传信老人不顾一切地冲向制高点。终于,他第一个将红旗插在敌军阵地上。后面的船一艘艘靠岸了,战士们如排山倒海般冲过来。接着,程传信用最快的速度又往返3次,把120多名战友送过了长江。

战斗结束后,程传信荣立一等功,并很快入了党。“开庆功会那天,听到部队首长读嘉奖令,我这心里别提有多激动了。”程传信老人说。他当天胸前戴着大红花,手里拿着立功证,一出连队的门,就被战友们抬起来,一直抬到会场上,那一天让他终生难忘。

1955年,程传信转业回到家乡,担任乡干部。1958年,他遵照上级指示,带领几百名群众到当时的马村煤矿支援劳动,后被留在了煤矿工作,并多次被评为劳动模范。

然而,直到1986年程传信离休,他都没有对身边的人提起过自己获得两次一等功的事。他把锦旗、纪念章和立功证一直放在箱底几十年。直到近些年,程传信老人的儿子程大庆在整理父亲的物品时,发现锦旗、立功证等,才知道父亲是一名战斗英雄。

每年的八一建军节,85岁的王祚兴都会激动不已。这位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人,总会回忆起那战火纷飞的岁月,怀念当年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

7月28日,记者来到这位老兵家里。王祚兴虽然上了年纪,但是精神尚可。记者说明来意后,他慢慢讲述起60多年前的那段峥嵘岁月。

1950年,王祚兴17岁,在华北军区运输部大同第一汽车学校学习。一年后毕业,18岁跟随部队入朝作战,被编入十六军三十二师炮兵团弹药运输排司机班,成为钢铁运输线上的汽车兵。

从入朝开始到志愿军回国,王祚兴基本上没有离开过运输线。志愿军进入朝鲜以后,因为美军的破坏,能在当地筹措的物资非常有限,作战物资主要依靠国内供应。战争开始的时候,朝鲜北部的铁路不能通车,作战物资只能靠为数不多的汽车运输。中朝运输线成了我方的战争命脉,美军不惜出动大量飞机轰炸封锁。为了躲避轰炸,王祚兴和战友们只能白天隐蔽,晚上出动。

国内的物资一般都运送到兵站,汽车除了执行特殊任务外,就是从兵站拉来各种物资,再运送到前线。美军晚上总是出动飞机轰炸、扔照明弹,看见我军的车队在下面,就扔炸弹、汽油弹。

汽车兵出现的地方时常伴随着敌军全方位围追堵截。空中使用照明弹、燃烧弹,地上撒一种三角形的钉子,路上炸出许多弹坑,有的弹坑有5米宽、2米多深。为了防备敌军的轰炸,我军在运输线上做了大量警戒工作,每隔一段路就安排一个警戒哨,一看有敌机就鸣枪示警。为了及时听到示警,王祚兴他们晚上开车从来不关车窗。一旦有发现,所有车辆全部紧急熄灯,开到附近树下等隐蔽处躲避。

尽管夜间开车时很小心,但是免不了有时和敌机狭路相逢,尤其是两次死里逃生的经历让王祚兴格外难忘。

有天晚上,王祚兴一个人开车执行任务,拉了十几桶汽油往回赶。结果那天碰上了敌机。当时飞机往下面扔炸弹,由于下雨看不清路,王祚兴只能尽量往前开。后来,他看到路边有一个隐蔽地方赶紧开进去。等飞机走了王祚兴一检查,车帮上钉着七八个弹片,把车上的苫布都打穿了,幸好没炸到油桶。

还有一次是车队运东西上坡,那个坡太陡了,开一段就得往后轮垫东西,再慢慢往上爬。几辆车都走得很慢。这时候,来了个美国的直升机,看见后转了转就飞走了,王祚兴赶紧往前开,没多久敌人的炮弹就过来了。可是也奇怪,炮弹打了半天,硬是没打中一辆车。

在战场上,生死之间往往只是一线之隔,而记者十分好奇,在这样的过程中,王祚兴和战友们是否会有恐惧的情绪?

王祚兴说:“当时没有感觉到害怕,不管上面有多少飞机,大家好像没有想过这些,整天想着的是怎样把任务好好完成,把物资运送到前线,让咱们的战士狠狠地打击敌人。”

凭着自己的机智和勇敢,王祚兴和战友们在中朝之间建起了一支前后贯通、纵横交错的钢铁运输线。他先后参加了西海岸、平康前线防御战、五圣山反击战等战役。1952年,王祚兴因为完成任务出色,荣立三等功。1953年2月底,在钢铁运输线的支持下,志愿军粮食储备将近25万吨、弹药储备12万吨,为随后的志愿军夏季攻势奠定了良好的物资基础。

1953年7月27日,朝鲜战争停战协议签署,王祚兴所在的部队没有立即回国,而是转移到了一个叫白峰的村子,帮助驻地人民重建家园。直到1954年,并转入空军部队继续服役。

采访结束,王祚兴穿上了当年珍藏下来的志愿军军装,虽然有些地方已经洗得变了颜色,但是上面佩戴的军功章、纪念章仍然熠熠生辉。“其实不要说什么英雄,我就是一个普通的老兵。

他17岁参军,从此走进战火的硝烟中,先后参加过辽沈战役、广西剿匪战役、对越自卫反击战、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等大小十几次战役。在一次次战斗中,从第一次目睹战友牺牲的悲伤,到手持冲锋枪与敌人对战时的勇猛,再到在荒山上坚守7个月只为阵地不丢的坚毅

7月27日,记者来到太行路水厂家属院探访老兵安云鹏,通过他的叙述,追忆当年那段战火纷飞的岁月。

现年87岁的安云鹏17岁时在辽宁省葫芦岛市参军。1948年解放战争期间,他经历了人生中第一次的惊险。同年5月份,时任通信班班长的安云鹏接到命令,从东北地区向华北地区输送新兵,当行至河北省唐山市迁西县与宽城县接壤处的燕山山脉峡口时,突然看到天空中敌军战斗机飞过。

安云鹏至今还记得那个峡口叫喜峰口。当时他们在峡谷中,两侧都是悬崖峭壁,能躲避的地方不多,他拉着一名新兵到岩石后躲避。“当时敌军战斗机飞过后发现了我们,就立即掉头开始扫射。我看到我的战友紧贴峭壁,我想冲出去把他拉到身边,但我被紧张的新兵紧紧拽住,还没等我挣脱,我的战友就牺牲了。

敌军战斗机经过几轮扫射离开后,安云鹏看到地面上已是血流成河,伤亡20多人。“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战友牺牲,看到刚才还聊天的战友冰冷地躺在地上,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难受,但我也作好了随时为革命牺牲的准备。

1953年,安云鹏所在部队进入朝鲜战场,入朝后安云鹏加入了新组建的高射炮兵营,并接到保卫朝鲜首都机场的任务,至此开启了安云鹏的炮兵生涯。1958年,安云鹏所在部队刚撤离朝鲜,就一路赶到了甘肃省参加当地平叛,此时担任排长的安云鹏受命来到东乡自治县参加平叛。同年9月,安云鹏所在连队和另外5个连在深山中搜索敌军。

一天下午,他们在一个低洼处被手持枪支的敌军包围。当时敌军位置在山顶,而他们在山下,敌方位置虽然可以确定,但始终无法攻上去,而且有多名战友已经牺牲。

此时,安云鹏冷静地观察地形,决定组织机关枪小分队绕行偷袭敌方。将自己想法告诉身边连长得到认可后,安云鹏立即组织十几名手持机关枪的战士从隐蔽的小道绕至山顶,突袭到敌军后方后与敌军进行正面交战,并配合山下连队一举将敌军歼灭。

1967年,越南战争期间,时任副营长的安云鹏进入越南战场,因有十几年高炮部队的经验,受命在越南的一个荒山顶部建立临空指挥所,安云鹏则是该指挥所的指挥官。“在这里我要随时监控敌军飞机的动向,发现敌军飞机必须立即给山下4个高炮班下达是否开炮的指令。

安云鹏所在的山顶虽然面积很小,他们后方就是我方军队驻地,而前方就是敌军驻地,如果出现判断失误使敌方飞机飞过,后果不堪设想。所以,他在指挥所不能离开半步,吃喝由山下战友送上来。

安云鹏回忆,敌军的侦察机平均一晚上会出现五六次,每次搜索到敌军飞机信号,必须飞奔至指挥点,判断是否下达开炮指令。“晚上的侦察机一般在边缘转一圈后就会离开,但我们不能放松一丝警惕,自从上山后从没睡过一个好觉。

安云鹏在山上这一坚守直至回国,共坚守了7个月,如今回想起当时的情况,他就说了一个字“值”。在这7个月的时间里,安云鹏对敌方飞机的动向侦查零失误。

1969年,安云鹏来到焦作。1982年,身为副团长的安云鹏转业后来到原耐火材料二厂担任党委书记直至离休。回想34年的峥嵘岁月,军中岁月是他永远不会忘记的日子,也因自己是一名军人感到无比光荣和自豪。

斯人已逝,浩气长存。通过钱淑梅的回忆,记者似乎看到了一位爬雪山、过草地的红军战士,仿佛看到了80多年前的艰辛长征路。

敬清亭老人出生于1914年,是四川江油人。因家境贫寒,他年少时就离开双亲出外谋生,有时要靠乞讨度日,历尽苦难。

1933年,红军路过敬清亭的家乡,19岁的他毅然参军,第二年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因为为人机灵,他在红四方面军第九军任通信员。

长征路上,情况十分危急,后有追兵,山高水险。经过奋勇作战,敬清亭随部队来到夹金山脚下。夹金山山顶的积雪常年不化,有的地方甚至深二三十米。一到夜间,气温更低。为了防止战士被冻坏,指挥部下了命令,16时前必须过夹金山山顶。为了防寒,每名战士都带片生姜、一个辣椒,把能穿的衣服都穿在身上。到了山顶,红军指战员还是被冻得直哆嗦。加上山顶空气稀薄,敬清亭走着走着,竟然晕倒在雪地里。

迷迷糊糊中,敬清亭觉得有人往他身上披了件大衣,往他嘴里灌辣椒水,后来又把他抱了起来。他慢慢醒过来,发现面前站着一个身穿补丁衣服的人,问他还能走不,他回答“能走”。随后,敬清亭的班长赶了过来,那个人向班长交代了几句就走了。敬清亭问了班长才知道,那个人就是朱德。

钱淑梅说,敬清亭老人在世时,经常给家人讲述长征中的经历,教育他们珍惜现在的幸福生活。老人讲得最多的就是长征过程中的艰苦生活和红军如何克服困难。

草地位于青藏高原与四川盆地的过渡地带,没有道路。每年5月至9月为雨季,下雨后的草地更是一片泽国。红军正是在雨季过草地的。

红军的一大困难是粮食不够。进入草地前,部队想尽一切办法筹粮。炒青稞面,杀马、牦牛做肉干,准备烧酒、辣椒等御寒物品。虽然尽了最大努力,但粮食还是不够。每个人带的粮食最多不超过5公斤,甚至有的不到两公斤。

敬清亭在草地里走了7天,每天都在下雨。每个人身上都湿透了,地下也是湿的,无法躺下睡觉,只能背靠着背过夜。每天早上醒来,他总能发现几名战友保持着睡觉的姿势,却已经停止了呼吸。

粮食很快就被吃完了,大家想尽办法找吃的。野菜、草根都成了充饥的食物。先头部队经过后,能吃的野菜更少,战士们就将身上的皮带、皮鞋脱下来切开煮着吃。

在敬清亭老人的一本笔记本上,简单描述了当时的情景:部队断粮后,先是吃牛骨头煮野菜,后来就是煮牛皮。

凭着坚定的信念和顽强的意志,敬清亭老人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爬雪山、过草地,最终到达长征目的地。老人说,只要精神不垮,什么样的困难都能克服。

革命战争年代,敬清亭老人曾当过银行行长。他廉洁奉公,在家中生活极为困难的情况下,坚决不向组织开口求助。家人曾求他先借银行一部分钱救急,说钱是用于革命事业的,一分钱都不能乱用。

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敬清亭曾先后负责粮食、军需工作,但没占用过一分钱。新中国成立后,敬清亭家里的生活渐渐有了好转,可是他仍然保持着艰苦奋斗的作风,经常穿一身旧衣服,从不允许浪费粮食。他常对子女说:“我能活下来,比起烈士们算是很有福气了。你们不要吃我的老本,不要向组织提要求,要把工作干好。”

“老人一辈子勤俭节约,没留下什么家产。但他留给我们的廉洁奉公、自力更生的家风,就是最宝贵的财富。”钱淑梅说出了一家人的心声。

八一建军节前夕,家住中州机械厂家属院的79岁老人侯烈珍照例将家里的传家宝拿出来,这是她已故的老伴杨朝卿留给她的珍贵遗物。这些传家宝承载着厚重的历史记忆,蕴藏着一段可歌可泣的烽火岁月。

侯烈珍小心翼翼地拿出一个小布袋,里面是一个红布包,里面装的是杨朝卿获得的纪念章。侯烈珍说,杨朝卿所获的纪念章有几十枚,但部分已经遗失,保留下来的仅有渡江胜利纪念章、解放西南胜利纪念章、解放华中南纪念章、华北解放纪念章、抗美援朝纪念章等。如今,这些纪念章已经成了传家宝,只有在遇到纪念日或者讲述革命传统时才拿出来。

“钢铸的炮,我们是人民的神勇炮兵,打平津,轰金门,威震敌胆上甘岭

”这首《第二十集团军炮兵旅旅歌》是侯烈珍念出来的。她告诉记者,杨朝卿生前常唱这首歌。“老伴告诉我,这首歌唱出了他们的威风和自豪。

杨朝卿16岁参军,所在的炮二师后来改编为第二十集团军炮兵旅,这是杨朝卿独爱这首歌的原因。炮二师可不简单,是解放战争时期诞生的部队,是解放军第一个摩托化炮兵师。

杨朝卿参加过辽沈战役、解放海南战役、炮击金门战役、抗美援朝战争等,还参加过1975年的抗洪抢险。侯烈珍印象最深的是,杨朝卿跟随部队参加炮击金门战役。

那时,侯烈珍和杨朝卿刚结婚一年。杨朝卿非常激动,只给家里捎了个信便赶赴前线。侯烈珍说,每次杨朝卿谈起那次战役时,总是眼含热泪。

侯烈珍说,杨朝卿身上的伤疤是战争给他的另一种“纪念章”。侯烈珍清晰地记得,杨朝卿身上的两处伤差点要了他的命。

一处伤在左臀部,那是在辽沈战役中被炮弹炸伤的。“我老伴常说,炮弹差点要了他的命。”侯烈珍回忆。在辽沈战役期间,一枚炮弹在杨朝卿身旁不远处爆炸,炮弹皮飞进他的左臀。当时,他就倒在了战壕里,鲜血染红了裤子。幸好战友及时将他送到战地医院,这才把他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住院期间,他看到了太多因英勇战斗而负伤的战友。战友们为了胜利奋勇向前的精神,激励着杨朝卿在日后的战斗和生活中始终奋勇当先。

另一处伤在右脸颊。当时,杨朝卿要将一份文件送给首长。他爬出战壕,冒着枪林弹雨,跑向首长所在的指挥所。途中,他感觉右脸颊疼了一下,用手一摸感觉有些黏。他以为是汗,继续向前奔跑。到了首长那里,首长问了他一句:“小鬼,你怎么负伤了?”他才发现,原来右脸颊被子弹打中,幸好是擦着脸颊飞过。又一次与死神擦肩而过的经历,让他深感战争的残酷性。他觉得,战友们驰骋疆场,抛头颅洒热血,目的就是人民得解放、过上好日子。

从侯烈珍的叙述和她珍藏的照片、纪念章中,记者感受到了一名老兵的光荣和骄傲。“巍巍太行多精英,逐鹿中原缚苍龙。八千里路冰和雪,上甘岭上显威名。”采访结束时,侯烈珍读了一首杨朝卿生前常念的诗。

“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我父亲是机枪射手,在持续三天两夜的战斗中击毙8名敌人。为保护战友,他的左手食指被炸飞。他就是我们做子女的榜样和骄傲。”八一建军节前夕,已逝老兵刘发云的女儿刘瑞莲说。

在刘瑞莲的印象中,父亲不苟言笑,讲起当年军旅生涯总是滔滔不绝。从父亲的话语中,刘瑞莲能感受到战场上的惊心动魄。

刘瑞莲说,父亲出生在修武县的一个贫困农民家庭,他排行老大。1946年,刘发云加入了革命队伍。

刘瑞莲说,父亲参军时身高1.8米,非常壮实。刘发云入伍后,战友给他起了个外号“大个刘”。因为个子高、思维敏捷,刘发云刚入伍就成为一名机枪射手。

身为机枪射手,刘发云总是冲在最前线,经历枪林弹雨。“父亲说,他琢磨出来的游击战打法,还得到连长的表扬呢。“敌强我弱,不能硬拼硬打,避免正面交锋,利用少量兵力,虚晃一下就撤。趁敌人不备,用大量兵力侧面进攻敌人,要留下小道让敌人逃跑,以免敌人拼死抵抗,然后在小道上埋伏,一举歼灭敌人

说起刘发云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的战斗经历,刘瑞莲的丈夫范献斌感触颇深。因为范献斌也当过兵,刘发云曾多次给他讲述朝鲜战场上的故事。

范献斌说,岳父前往朝鲜战场时,已经是机枪连副连长。刘发云后来告诉范献斌,他和战友坚守在一段坑道里,当时都抱着必死的念头,在坑道里连续作战三天两夜。

在这场战斗中,刘发云接连击毙8个敌人。然而,刘发云身边的战友接连倒下。看着战友的遗体,刘发云几次想拉回坑道里,可刚起身就被敌军火力压制。

“在我岳父即将撤出战斗时,不幸的事情发生了。当时,刘发云身边的一名通信兵看到空中有敌人的飞机飞过,就站起来端起机枪准备打飞机。飞机上的敌人发现了这名通信兵,投下了炸弹。

为了保护这名通信兵,刘发云也站了起来,用身体护住了他。炸弹在离他们不远处爆炸,刘发云瞬间晕了过去。当他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浑身是血,左臂抬不起来,左手食指不见了。

随后,战友把刘发云送往后方医院。多次转院后,刘发云被送往一家医院养伤。两年后,他的伤口才痊愈,但左手落下残疾。刘瑞莲说,因为手指残疾,父亲就来到地方工作。

平时,刘发云最爱看的是战争类电影。“我经常问父亲,战争真的像电影里演的一样吗?父亲告诉我,有时比电影里的情节还要残酷。每次看到反映上甘岭战役的电影时,父亲都是一边看一边掉眼泪。

军人出生入死,祖国和人民永远不会忘记。已故老战士赵民银参加过解放战争,虽然在军营的时间并不长,但他始终对自己严格要求,潜移默化中影响了一家人。

1929年8月,赵民银出生于现中站区龙翔街道赵庄村,父母很早就离世了。1941年7月,赵民银报名加入革命队伍。

虽然年龄不大、个头不高,但赵民银十分坚毅,对自己要求十分严格。他训练非常刻苦,常常加练。“我父亲是一名司号员,我父亲总是冲在前面。”赵民银的小儿子赵小宝说。

战争年代,赵民银随部队到过山东、山西等地,参加过武陟战斗等。在一次激烈的战斗中,赵民银的左臂受了重伤。

“我父亲当时忍着剧痛,咬牙坚持吹完冲锋号。由于伤势过重,后遗症很严重,之后左臂一直隐隐作痛,干不了过重的活儿。”赵民银的女儿赵卫红说。

1946年秋,赵民银因伤离开部队,回到老家赵庄村。“我爸当过村里的治安主任,声誉很好。

“虽然父亲很少向我们提及在部队的经历,我们兄妹七人都相当自豪。父亲教导我们,不准欺负邻居,要堂堂正正做人、兢兢业业做事。他以身作则,对我们的影响很大。

赵小宝回忆,在他小的时候,父亲极其严厉。赵民银平时工作很忙,话也不多。谁家有困难,赵民银总是冲在前面,非常热心。

过去,赵庄村有一个果园,经常有人去偷水果。赵民银得知后,每天晚上和村里的民兵一起义务巡逻。此后,小偷再也没进过果园。“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工作上不惜力,是我们一家人的榜样。

回到家乡后,赵民银仍时刻铭记自己曾经的军人身份,工作认真、负责,为人热情、诚恳,取得了工作上的一个又一个成绩,家庭也十分幸福、美满。

“虽然他平时在家的时间很短,但有机会他就会帮忙做家务。退休后,他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热爱读书、看报,喜欢练练书法、养养花草,经常向他人请教。他不吸烟也不喝酒,是个好丈夫。”提到丈夫赵民银,84岁的许大妈赞不绝口。

作为一名党员,赵民银还是出了名的大孝子。“我姥姥身体不好,我爸抽空去照顾,就像照顾亲妈一样。

2014年10月,赵民银因病离世。“虽然他离开我们几年了,但是他留下的优良家风我们会传承下去。


文章作者:侠客
本文地址:
版权所有 © 未注明“转载”的博文一律为原创,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ajaxfeedback.htm